<acronym id="mesko"></acronym>

“言歸正傳”單田芳

    他說了57年的評書,有錄音記錄的就有100多部,在全國500多家電臺、電視臺播出。單田芳獨特的嗓音陪伴了從“30后”到“90后”的幾代中國人,他的語言魅力打破了地域、文化、年齡的界限,據說現在每天還有1億多人在聽他講故事。

    出版自傳說自己

    單田芳的自傳體新書《言歸正傳》于2010年12月出版發行,同時錄制的百回評書也從今年元旦起在北京文藝廣播電臺獨家首播。為什么說了一輩子評書,最后開始說自己?單田芳說這就叫“言歸正傳”。“我說了這么多的書,不管是武俠的還是歷史的,說過的人物有上千個,說的都是別人,現在我要說說我自己。”《言歸正傳》的副題就是“單田芳說單田芳”。

    單田芳出自傳的想法由來已久。“1978年,我被落實政策回到曲藝團工作以后就想寫自傳了,但一直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整理成文。”直到1996年,62歲的單田芳把家安到北京,鄰居是作家奚清汶。聊天過程中,奚清汶對單田芳的經歷很有興趣,想要整理成書。于是,由單田芳口述,奚清汶錄音整理,到1997年自傳初步完成,題目是《單田芳說單田芳》,但是幾經修改,單田芳自己都不太滿意,最終也沒有公開發行。

    這事情一放,就到了2010年。“只有我自己才最了解自己,寫出的東西才最真實。我已經76歲了,再不寫恐怕就沒有機會了,所以又用了3個多月的時間口述,這才完成了這本自傳。我相信,個人口述的小歷史匯聚起來就是一部中國的大歷史。”

    一部評書紅鞍山

    單田芳的人生經歷充滿坎坷。1934年,他出生在一個曲藝世家,外祖父王福義是最早闖關東的那批民間藝人,母親唱大鼓,父親是弦師。但單田芳年輕時并沒有想過去說評書。“雖然我出生于曲藝世家,親戚都做這個,但我卻喜歡學工科和醫學。”說評書的人在那個時代是闖蕩江湖,走到哪兒說到哪兒,登不得大雅之堂。

    單田芳六歲念私塾,七八歲即學會了一些傳統書目。上學后,他邊讀書邊幫助父母抄寫段子、書詞,評書中豐富的社會、歷史、地理和生活知識及書曲協作、表演技巧都使他獲益匪淺,十三四歲時他就能記住幾部長篇大書了。

    1953年,單田芳高中畢業,考上了東北工學院。然而,開學剛一個星期,他卻生了一場大病,再加上家庭遭遇變故,他不得不退學。

    就在他困惑地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時,一個年輕女子出現了。這個年長他幾歲的姑娘叫王全桂,也就是他后來的結發妻子。王全桂的腦子好使,悟性也高,她傾慕識文斷字的“讀書人”,在照料單家生活的同時,正好向賦閑在家的單田芳討教。如果說,單家的“突變”給了王全桂接近單田芳的機會,而促使兩人走到一起的另一半就是曲藝。

    1954年10月,單田芳和王全桂在營口正式結婚。婚后,單田芳仍舊賦閑。正當他坐臥不寧時,評書藝術上的引路人出現了,他就是師父——李慶海。李慶海是曲藝界的老前輩,名滿關東,他從心里賞識單田芳。1954年,單田芳正式下海,1955年,進入鞍山曲藝團,開始說起了評書。

    1956年正月初三,單田芳首次在鞍山市內的茶社登臺亮相,他帶來的是拿手好戲《明英烈》。多少年過去了,那場演出還歷歷在目,至今想來,他還不斷地唏噓:“這關鍵性的一步是真難走啊!”

    在觀眾眼里,臺上的年輕演員風華正茂、濃眉大眼,嘴角兒還掛著一絲謙和的笑容。人們七嘴八舌地品評著,單田芳深深鞠了一躬,稍微清了清嗓子,隨后,嫻熟地拿起驚堂木,“啪”地一拍,正式開書。早已滾瓜爛熟的《明英烈》就像洪水決堤那樣,一瀉千里。就這么氣喘吁吁追趕了兩個小時,最后終于說道:“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然后,鞠躬,下臺。單田芳謝完幕,里邊的棉衣都濕透了。

    此后,單田芳的心里越來越踏實,書也說得越來越“油”,整個鞍山城都傳遍了:“聽說了嗎?最近,出了個新人叫單田芳!”

    為了歷練自己,單田芳又選中了鞍山很少有人碰過的《童林傳》。在師兄楊田榮的幫助下,單田芳舉一反三,順著別人的書套子摸下去,講得嚴絲合縫,滴水不漏,行家聽了絕不會產生“剽竊和改裝”的感覺。《童林傳》一炮紅遍鞍山城,21歲的單田芳便在鞍山這座曲藝重鎮穩穩當當地扎住了根。

    雖遭厄運仍練功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身在鞍山曲藝團的單田芳自然逃脫不過,成了眾矢之的。

    盡管單田芳極力為自己辯解,還是被扣上了大帽子:“態度惡劣,對抗運動,存心和革命群眾唱對臺戲……”他由一個普通老百姓一下子成了“四類分子” ,被關進了收容所,單田芳在內心里默默地呼天搶地。

    一天后半夜,忽然一陣吆喝,單田芳等人統統被喊了出來。“造反派”開來一輛大卡車,人們擠進狹窄的車廂里,搖搖晃晃地駛入了茫茫的夜色。汽車停穩后,單田芳第一個跳了下來。由于長時間屈膝蹲坐,兩條腿早就麻木了,腳尖兒剛一落下,全身就癱軟在地,怎么爬也起不來。這時候,一名“造反派”不容分說,迎面就是一腳,正踢到他的嘴巴上。頓時,單田芳兩眼發黑,頭腦轟鳴,突出的牙齒全被打落了。他含著滿口腥熱的膿血,愣是挺過來了。一口爛牙跟了單田芳好幾年,最后只得全部拔掉了,換成滿口的假牙。當時,他剛過而立之年。

    在收容所,他常被打得遍體是傷,背心都脫不下來。挨批斗時很難熬,他就想起說書里面的古人和英雄人物,一生難免磕磕碰碰。就鼓勵自己不要悲觀失望,應當挺住!人就是要堅強!

    為了消磨時光,他就邊勞動、邊背書,一點一點想他當初怎么說的,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也不覺得太苦惱了。所以,平反后他立馬能登臺說書,有人說:這么多年不說書都沒忘,你這腦袋太好使了!他說:“我腦袋并非好使,這些年我一直搗鼓著這些事,所以才沒忘。”

    重返書壇贏美譽

    1979年5月1日,單田芳重返書壇,在鞍山人民廣播電臺播出了第一部評書《隋唐演義》(《瓦崗英雄》),此后十余載,先后錄制播出了三十九部評書,主要有《三國演義》、《明英烈》、《少帥春秋》、《七杰小五義》等,風行全國幾十家廣播電臺。其中《天京血淚》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出,聽眾多達六億。

    自1981年以來,他先后出版了近四十部評書,是全國出版評書最多的評書演員。《大明英烈》入選《中國十大傳統評書經典》叢書。2000年群眾出版社出版了《單田芳評書全集》。《中國武俠小說史》也將其列為近年來大陸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評書《白眉大俠》和《宏碧緣》還被拍成電視連續劇播出。

    退休以后,他從鞍山到北京,做起了“北漂”。“我想我要是能在北京得到認可,那是非常光榮的事情。”

    1993年,單田芳應北京電視臺之邀錄了80回《七杰小五義》,播出以后反響很好。

    1994年,他又錄了《百年風云》,此后中央電視臺《曲苑雜壇》欄目請他錄了400集《薛家將》,在全國播出后產生很大影響。

    單田芳認為,“說書既要有平,也要有爆。”“爆”也叫“浪頭”,能夠起到異峰突起的作用。其評書,口風老練蒼勁,自然流暢;語言生動形象,豐富有趣;行文邏輯周密,句法無誤;說文時,滿腹經綸,詩詞歌賦,華麗高雅;說白時,鄉情俗語,民諺土語,親切生動。總之,他能用生動、精煉、準確、鮮明的語言塑造人物形象,烘托環境氣氛,極大地調動了聽(觀)眾的想象力。因此,不僅在國內,而且在海外華人中也有一定影響,為他贏得“單國嘴”的美譽。

    過去在各個電臺、電視臺的評書節目中,幾乎是清一色的傳統段子,描寫現實生活的題材鳳毛麟角。單田芳在創作整理傳統評書的同時,大膽涉及近現代歷史,如他創作的《百年風云》、《亂世梟雄張作霖》、《千古功臣張學良》等評書,都頗受好評。他用今人的思想、語言、觀點、審美,給這些新評書賦予了強烈的時代氣息,同樣受到聽眾,特別是思想活躍的青少年朋友的喜愛。

    “我是兩條腿走路,電臺、電視一起上,一直就忙到了今天。”退休以后的單田芳比退休前忙多了。“我很喜歡這種生活,很刺激。我有一技之長,很多人喜歡我,這就叫幸福。盡管累一點兒,但這個累里是帶著甜的。”

    多年來,單田芳早上4點多起床,10點左右錄完兩三段書。下午再開始準備第二天的書。

    責無旁貸傳評書

    單田芳家里經常賓客盈門,其中不少是來拜師學藝的。2009年,單田芳被定為“評書”這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2010年,他舉行了兩次拜師會,一共收了27個弟子。“既然我是這個文化遺產的傳承人,那我就得責無旁貸地把這門藝術傳下去。但光靠我哪行啊,再不收幾個弟子,傳承下去,就沒有時間了。”單田芳說。

    然而,這么多徒弟,教授的方式不可能再是傳統的口傳心授了。“這門藝術看似簡單,實際上很難,必須根據親身體會一點點傳授,學生再去實踐、摸索,很復雜的一個過程。從表演形式上來看,評書就是一個人,沒有燈光、布景、道具,只靠一張嘴去說,很難把千千萬萬人給說住。說不出兩下子,籠不住人,等于白干。”

    單田芳平時特別注意國內外的新聞。“了解最新的時事,對我說書也有幫助,隨時都可以把一些最新的東西加進去。這樣,我雖然說的是老書,但是老瓶裝的是新酒。觀眾聽著不覺得陳舊,就有生命力。”

    說到評書藝術的未來,單田芳認為:“評書市場雖小,關鍵是我們行內人應該不甘落后,讓廣大聽眾了解、愛惜評書,這就要靠我們的鉆研,如何跟上時代,挖掘更多老百姓喜歡的東西。我相信評書還會有更繁榮的時候。”

    如今,除了錄制《言歸正傳》,單田芳還在為下一部新書查資料、做準備。他的下一部作品是為了迎接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以我黨地下工作者的真實故事為題材的《血色特工》。

    “自從《潛伏》播出以后,很多諜戰劇都跟上了,我也想做一部,已經完成80%了。你看表面上,說書人好像很容易,談笑風生。其實我們準備的時候是煞費苦心,說書要求有強記的能力,必須得記住,不能照本宣科,拿著書念。這種記憶力都是多年習慣,忘不了。”

    評書是故事,也是人生的經驗。幾十年來,單田芳把他的經歷也都融入每一段書里去了。“人的一生是非常難的。所以,我就總結了一句話:人生在世難難難,苦辣酸甜麻澀咸,起早貪黑為張嘴,爭名奪利不停閑。”話音落處,仿佛又聽到那一句熟悉的“要知詳情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單田芳評書精選推薦
三俠劍 三國演義 亂世梟雄 花木蘭
燕王劍俠 燕王掃北 百年風云 三俠五義
努爾哈赤 千古功臣張學良 大唐驚雷 大明演義
天京血淚 安史之亂 小五義 少林將軍許世友
平原槍聲 新兒女英雄傳 李自成 水滸全傳
白眉大俠 童林傳 薛丁山征西 薛家將
七杰小五義 單田芳自傳 大明英烈 太平天國
明英烈 封神演義 曾國番 林則徐

上一回:單田芳每天1億人聽他講故事
下一回:單田芳只有評書能救自己



av天堂2019在线观看